首页 > 同人番外 > [HP同人]邪术献祭(GGAD) 水十方

[HP同人]邪术献祭(GGAD) 水十方

工夫: 2012-09-01 03:10:44

全文:
“邪术献祭,它将攫取人的一局部并作为献祭满意阿斯特米亚(Astraea)的要求,这种献祭既能够夺走人的生命,也能够是其他更紧张的工具。”
“她想要什么?”
“生命(Life)、魂魄(Soul),以及——”

搜刮要害字:配角:阿不思·邓布利多,盖勒特·格林德沃 ┃ 主角:哈利·波特,德拉科·马尔福,汤姆·里德尔 ┃ 别的:格邓,GGAD


第1章 第一章 献祭
哈利打了个颤抖,下认识的到处观望着,他瞥见邓布利多面色如雪地站在闪耀着诡谲红光的暗色地板上,魔杖尖端牢牢指着正在苏醒的人身上。

是伏地魔。
救世主倒抽了一口吻,同时指向看上去不省人事的人,飞快地端详着四周的状况。他看到德拉科马尔福就躺在他阁下,呻|吟着好像快醒过去了,再远一点的中央是他的魔药学传授,西弗勒斯·斯内普,他看上去和伏地魔一样毫无声气。

“你醒了,哈利?”邓布利多分神看了他一眼,像往常一样问道,他身边难以发觉地站着另一个灰发披肩的老人,湛蓝的眼睛带着足以令人恐惊地掉以轻心。
邓布利多似乎没有发觉,他照旧举措颠簸而精准地指着伏地魔。

诡异的血白色丝线在暗中的地砖上不祥的慢慢活动着,每团体脚下的颜色都要比四周地砖颜色要鲜亮一些,乃至像活过去似的。
“这是怎样回事?”哈利急迫地问,“传授,我们——”
他怎样会在这儿的?这是怎样回事?

“天啊,”逆耳的尖叫吸引了一切人的留意,德拉科马尔福顶着毫有形象地淡金色头发,神色发白地环视着周围,手忙脚乱,“邪术献祭!”

邓布利多颇为不测地扫了他一眼。
“别开顽笑了,”德拉科从地上爬了起来(中途不行相信地晃了晃),在看清在场人中包罗伏地魔时看上去简直就地昏迷,“你不克不及这么做邓布利多——我会通知我爸爸!你疯了——”

斯内普和伏地魔在地上的身材动了动。

邓布利多身边的老人在尖啼声中讽刺了一声。“你依旧不计划入手,阿不思?”他松松的抱着双臂,朽迈的眼底透出冷漠。
“邓布利多!”德拉科惊慌地喊。

邓布利多好像瞥了身边的人一眼,宁静的,就仿佛没什么能让他感触诧异似的。
他绣着星星纹样的紫红绒袍下,细长灵敏的手指握着人间最为弱小的魔杖,仅仅平庸地震了动,一道看上去和约束咒异曲同工之妙的咒语就将伏地魔牢牢捆成一团。

“阿不思,我盼望你能表明给我……”斯内普的声响戛但是止,他玄色的眼睛疾速的从每一团体身上停顿了一下子,很快他脸上就呈现了稠浊着惊怒的脸色。
“就没人能给我表明一下吗?”哈利迷惑地问,“什么是邪术献祭?”

“攫取人的一局部并作为献祭满意阿斯特米亚(Astraea)的要求,双耳用谷物装饰的她会在得墨忒耳(Demeter)的保护下将被献祭者夺走的局部放在天秤的左侧,并手持剑公道地赐与献祭者相应的人为。”邓布利多说,“这种献祭既能够夺走人的生命,也能够是其他更紧张的工具。”

“比生命更紧张的工具?”伏地魔沙哑动听地突然大笑了起来(斯内普和德拉科同时一颤),他也醒过去了,“邓布利多,天下上怎样能够有比殒命更紧张的工具?哦,哦,格林德沃,你也在——”

四周的人被这个名字吓了一跳,哈利讨厌地看了伏地魔一眼,对邓布利多的信托让他接着担心地诘问。
“那么我们是被献祭了吗?”他说,“谁干的?——我们要支付什么才干分开?”

“你的题目太多了,”邓布利多答非所问地说,他基本就没理睬伏地魔,“我并不克不及全部解答。”

“扯谎!”德拉科涨红着脸尖叫,“我看过邪术献祭!这基本便是个多重祭奠!假如不支付最为紧张的工具我们基本就不行能出——”

“大概我该写信给卢修斯了,”斯内普冷冷地说,“德拉科,马尔福会以你为耻。闭嘴吧。”他转向邓布利多说,“显然她需求的是三样差别的工具,阿不思,我们中有六团体,而它们成对呈现。”
哈利挪动了脚步,这才诧异地瞥见脚底的每一根线条都是对称相依的,构成了繁复而可怖的巨大法阵,四周的每一寸氛围都是乌黑的,而令人不寒而栗的血白色黏在了他脚底,并随着他的举措不时变革。

“第一个,”沉寂当时,黑袍的男子率先低声说,“生命(Life)。”

一道绿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中了伏地魔,他不动了。

哈利满身发冷,他瞥见邓布利多空缺的心情和他身边一霎时崭露头角的前魔王。
“阿不思,”格林德沃慢慢发出了不知何时攥住的褐**杖,蓝色的眼睛在邓布利多身上磨人地转动着,脸上带着露骨的笑意,“要晓得,我想这一天好久了。”
邓布利多看了他一眼,制止了哈利简直冲下去的举措,将视野投向斯内普。

“第二个,”斯内普动了动嘴唇,“魂魄(Soul)。”

哈利望见眼角的德拉科神色苍白的就像一张纸,脚下的法阵好像由于失掉了祭品的缘故而愈加鲜红起来,格林德沃无动于衷地把玩动手中的魔杖,令人悚然的火花风险的在下面纷至沓来的迸发着。
邓布利多没有语言。

“显然没有比我更好的人选,”斯内普接着说,看上去就像在用大脑封锁术,“现实上相较而言我也更情愿选择这个,除了这两个,阿不思,我想你晓得接上去是什么。”他看上去心情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怜惜。

怜惜?
哈利张了张嘴,终究是什么能才让斯内普对邓布利多显露这种心情?

“别再找我了。”男子说,他面无心情地将魔杖瞄准了本人,在一切人来得及制止之前喃喃了一句魔咒,本来就空泛的乌黑眼底很快就彻底消逝了光辉,他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斯内普传授!”男孩们同时惊叫。
德拉科扑了过来,而哈利留意到法阵从最后的诡谲暗红酿成了颜色要鲜亮的多的猩红,活动着的丝线速率也好像变得更快了。
哈利心脏像是被谁捏住了一样简直让他窒息,他回过头,瞥见邓布利多缄默不语地看着他们的偏向。

“最初一个,”他困难地问,“是什么?”

长久的沉寂填满了这个诡异的空间。
邓布利多持久地缄默着,像是一个世纪都过来了似的,格林德沃稀有没有显露不耐地脸色,而是饶有兴味地等候着,直到他终于启齿。
“是贞操(chastity)。”他说。

德拉科蓦地转头,举措用力的简直把颈骨拗断。
“对不起?”哈利半天找回了本人的呼吸,他张了张口,“我——方才是不是——”

“完全没错。”黑巫师愉悦地说。

“不!”德拉科声响变了调,“我绝不行能承受——和你们中的任何一个!绝不!”

“就仿佛我会高兴似的!”哈利瞋目而视。他发泄地想要冲着周围施咒,但无尽的暗中吞噬了一切的光芒,他想象了一下行将能够发作的事变,情不自禁地颤抖了一下,看上去就仿佛刚被摄魂怪吻过了似的。

最受敬重的那位老人垂着眼光,半响才宁静地启齿。
“恬静,男孩们,看上去她曾经选定了祭品。”

哈利和德拉科同时看向本人的脚下——毫无非常,他们对视了一眼,简直可以称得上惊慌万分地瞥见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脚下庞大的惊人的血色丝线分发着耀眼的光辉。

“教……”话卡在半截,哈利以为他就仿佛忽然得到言语才能了。

两位老人相距不到一英尺远对持着。
校长的气质还是惯常波动和令人服气的,像是维护咒,而格林德沃则显得极为锋利而风险动乱,相似不行宽恕咒。当他们蓝色的眼光相撞的时分,男孩们都下认识的前进了一步。

“你计划怎样做呢,”格林德沃聚精会神地凝视着对方,“阿尔?”他兴味地问。

邓布利多眼光闪了闪。
终极他避开了对方的眼光,维持着脸色宁静地付托着孩子们。“那么,转过来吧。”

哈利显露了似乎被狗咬的心情。
“这不——”他跳了起来,德拉科脸上稠浊着极为歪曲的摆脱和惊悚。

“闭嘴,男孩。”格林德沃阴霾地正告,“你还没有插嘴的资历。”

邓布利多瞥了他一眼,伸手解开了最外层的大氅(哈利看上去像是被雷刚劈中了),顺滑的银色长发像是突然变色了似的,连通着他脸上长长的胡子,和光阴证明的皱纹都在飞快地褪去。
在剩下最外面的衬衫和长裤时他停了上去。

哈利的脸快烫熟了,他瞥见一位垂着一头长长的,柔顺的赤褐色微卷头发,湛蓝色眼睛里闪耀着平和透彻和伶俐光辉的,边幅英俊的青年代替了方才老人地点的地位,另一边气魄统统的金发的前魔王则在放肆的用一种乖僻的眼光侵犯着他。

“转过来。”完全变了个样的邓布利多看向他轻声下令,但是不容置疑。

男孩脸彻底红透了,他同手同脚从容不迫地转过身,脑中一片空缺——谁能通知他如今在做什么!
“闭耳塞听不论用,”德拉科胡乱挥舞着魔杖,他几乎在满身发颤(看上去他们俩状况差未几)的祈求着,“见鬼,你就不克不及想想方法吗?不论接上去听到什么他都市杀了我们的……”

窸窸窣窣衣服摩擦声响了起来。
大概另有皮带解开的声响——梅林,哈利绝望地想,有什么魔咒能避开如今状况?他情愿支付一千枚加隆!

“你的选择自始自终,”格林德沃消沉地嗓音传来,随同着衣扣解开的声响,“阿不思,你真是个彻里彻外的品德生物,仅仅为了这两个男孩?我以为你惧怕我。”

“……我惧怕后果,盖勒特。”邓布利多答复的很慢,声响像是苏格兰洼地上的冰雪,“我惧怕晓得那道咒语是谁收回的……而不是你。”
一道含糊的喘气声让男孩们心脏漏跳了一拍。
“你安然的令我诧异,阿不思,”格林德沃语调稍高,带着德国口音的英文优雅地难以想象,“献祭,这又是谁弄出来的玩意?我置信我们猜出最初一项的后果异样早,而你看上去并不料外如今的情况。”

“阿斯特米亚(Astraea)只需最好的,”邓布利多答复,“她显然会让祭品回到最适宜的年事——最弱小,最符合的年事。”

“是吗?”格林德沃似乎笑了一声。

一切衣料摩挲的声响都中止了,哈利和德拉科同时绷紧了神经,话语中的隐含的深意让他们好像理解到了一些什么——
但是恬静地接吻声不行停止地响起同时,男孩们脸上同时显露了如出一辙的因噩梦而解体脸色。
“梅林,我如今终于明确斯内普传授话中的意思了……”德拉科解体地说。

相较而言他会甘心选择献祭魂魄。
哈利苦楚地发明他第一次想要附和马尔福的话。


作者有话要说:
再次欢送各人离开格邓OOC天下。
全文5w字左右结束,HE必需,不V,在36看过的妹子可以从第三章开端看,从渣作者手上拿过TXT文档的妹纸们可以从第五章开端看。
没错,存稿就四章╰(*°▽°*)╯


第2章 第二章 左券

死后的动态越来越大,蓦地传来强自压制却无法克制的闷哼声让男孩们寒毛直竖,哈利脑中像是被又一道闪电劈过了,他心情看上去像是恨不得去去世。
“盖……”破裂的字母简直拼不可一个完好的单词,一向波动的声线在轻轻抖动。

想想刚分开的斯内普传授,想想伏地魔的遗体,想……见鬼他什么都想不到好吗?!
随意什么,大脑一片空缺的哈利对本人反复,随意什么,比方邓布利多传授怎样会容许格林德沃……比方他们终究是什么干系……比方……
他几乎生无可恋。

巨大而断断续续地魔咒声漫长庞大的反响在法阵当中,掺杂着无可防止地喘气声,四周白色的光辉也越来越亮,简直让人发生了灼热的错觉。
“……够了,”邓布利多简直区分不出原音的短促嘶哑说,“工夫到了,盖……”

带着分明痛楚地呻|吟蓦地响起。哈利唰地展开眼睛,在要不要转头帮邓布利多传授之间神经紊乱地选择着。
他看到本来永无尽头地暗中当中呈现了星星点点的白色荧光,这些邪术的荧光**的即触即离,方才相撞的下一秒就疾速离开,像极了撩拨。

不!哈利在心田猖獗呼吁,他怎样会想到撩拨这个词!

“盖勒特格林德沃——!”随同着像是魔咒的砰然撞击声,邓布利多像是终于挣脱开来了,喘气声中透着脱力和盛怒,“够了!”

德拉科僵直着身材,不安地偷瞄了哈利一眼。
后者看上去快哭了。

“你怎样不知我等待这一日多久?”随同着半晌的沉寂,衣料的摩挲声响了起来,格林德沃嗓音中带着压制和异样的末路火,“被献祭者只要你,阿尔,而我担任实行。你亲手培育出来的黑魔王几乎愚笨的难以想象,修正他的献祭邪术进程乃至不必半个小时……”

“这么说非常钟前你就该爬起来了?”邓布利多问。

“我总要收取人为,”格林德沃用一种天经地义的语气答复,“还没完成,阿尔,你总不会盼望最初一步的时分半途而废。你的男孩们还在等着你。”他说,提到最初一句的时分声响奇妙的变更了语调。

进展了半响,邓布利多带着喑哑却照旧透彻地嗓音随同着一种难以了解的言语响了起来,独特的韵律很快让半空中的白色荧光们活动的更快了,像是流窜着的金飞贼。

“大概每一任黑魔王都不太了解什么是得陇望蜀。”邓布利多宁静的出奇的声响突然响起。

“大概,”格林德沃掉以轻心地说,“我更高兴称为长处更大化。”
德拉科嘴角一抽,全心全意地研讨起了荧光。

“三秒钟工夫,”邓布利多不再试图争辩,而是简单地说,“三——”

放肆地深吻将邓布利多接上去的话堵在了喉咙里。
神经质的救世主在听某些和睦谐声响的霎时,只以为脑中一根名为明智的线啪的就断了,不断观看着的德拉科神色一白,但是在他来得及制止之前哈利就攥住魔杖蓦地转身指着黑魔王!

格林德沃暗蕴着妖怪厉火的湛蓝视野倏然落在了男孩身上。
他怀中正试图挣脱的青年邓布利多面色一冷,魔杖本领性的反向顶在了格林德沃裸|露的脖颈上。“你晓得我的底线,”他说,“我不介怀再来一次决斗。”

他语言的时分神色发白,细长灵敏的手指令人发抖地掌控着力气抵达极致的魔杖,衬衫被**过一样歪七扭八地挂在身上,柔顺的赤褐色长发也松松懈散地披在肩上,但是那双湛蓝色的眼底却带着哈利所熟知的不容置疑的威严。

格林德沃脸色昏暗不明地看着他。
然后他松开了手。

哈利如今无比后悔他转身的举动,二心目当中威严巨大光辉万丈的校长(他在现实上依然是谁人人),但是终于离开风险之后那身只能委曲裹在身上的衬衫基本就无法掩蔽——那些可疑白色陈迹——和白净柔软的肌肤——

看在梅林的份上他在想什么!
一忘皆空!哈利无声地尖叫,我需求一忘皆空!谁能给我一个一忘皆空!!

“我真实看法到了什么是格兰芬多,”德拉科绝望而哆嗦的低吼,“波特,求求你收起你脸上心情好吗!”

邓布利多举措天然而稍显踌躇地合上了衬衫,赤褐色的头发温柔地翘着,接着极具抚慰性的湛蓝色的眼光落在了救世主身上。
后者满脸空缺。

格林德沃绝不客气地讽刺作声,金色头发引人注目的披在他肩上,端倪间有着难以逼视的任意张狂,但是湛蓝的眼底却又暗中酷寒到骨髓。
哈利惊醒般的下认识畏缩一步。

“我很快乐看到半个世纪的囚禁不克不及消逝你的天性,”邓布利多说,“盖勒特,我假定你从未改动过。”

“是五十三年。”格林德沃改正他,眼光牢牢追着对方不放,好像带着末路怒,“我亲手制作的纽蒙嘉德消灭不了我,阿不思,没有人可以——”

“是吗?”邓布利多平庸地说。

“听着,阿不思,我为此后悔了半个世纪,”格林德沃说,“为了阿莉安娜,另有之后我所做的统统,你是对的。我错的很彻底。如今我为一切抱歉,阿不思,一切,我很负疚。这是真的。但如今有一个时机放在我们眼前,触手可及的时机,而你被品德填满的心田能否情愿分了个角落去装下一个罪无可恕的旧**?”

邓布利多用一种漫长而悠远的眼光凝视着他。

他们脚下鲜红扎眼的丝线逐步加粗,交错着的频率以肉眼可见的速率不时添加,颜色变化为亮白色的荧光不时在他们四周彷徨着,摸索着,此中有一局部落在他们的肩上,邓布利多并未拦阻,他的模样形状稳定,神色却显得愈加惨白了起来。
德拉科惊奇地发明格林德沃握着魔杖的手正细微哆嗦着。

“没偶然间了,”他语速错觉般地放慢了,“假如你活该的真的决议回绝饶恕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阿尔,你是对的。你总是对的,而我会和你一同下天堂。”

他们真的是情侣?那还真是本世纪最大的旧事!哈利自强不息地异想天开,格林德沃是在央求邓布利多的包涵?
但什么叫做没偶然间了?
很快他就发觉到了不合错误劲,小小的旋风自一切人脚下开端呈现,那种酷寒砭骨的、又蕴藏着不易发觉地暖和的感觉打击了他们,他蓦地抬开始,邓布利多正用一种审视地眼光看着劈面的人。

哈利被冻的颤抖了一下,带着本人都不明确地诚恳突然启齿:“……邓布利多传授?”

犀利的湛蓝眼光落回了他身上,霎时转为了惯常透彻而令人安定的意味,很快,邓布利多再次转开了眼光。
“如今说这句话还为时过早,”他随便地揭过话题,赤褐色的头发松松的从他肩上滑了下去,他长吸了口吻,突然轻轻笑了起来,“哪怕是拉哈伯也不会盼望看到你的,盖勒特,天堂的恶魔名额满了。”

格林德沃脸上一霎时的心情简直让哈利以为他疯了。

“我赞同。”邓布利多低声而微不行查的叹息了一声,不容置疑地宣布,“献祭完毕。”

庞大如浪潮般窒息的旋风涌了下去,数不清的白色荧光酿成了温顺的银色光点,这些光点将一切人包裹在此中,哈利睁大了眼睛,委曲能识别出邓布利多赤褐色长发在飓风中被吹得狂舞着,紧接着不远处有身影动了动,金色的头发很快胶葛此中。
整个法阵上空荡漾着心醉而芳香的魔力——得墨忒耳(Demeter)是谷物之神,由她见证将本来血腥暗中的献祭转为了另一种截然相反的存在。

巨大而柔和的风托住了在场的每一团体,脚下鲜红的丝线突变为了耀眼的金色,很快腾跃着会聚在地方的一个点,暗中沉寂的空间逐步剥落,而奥秘的白光安慰的男孩们自愿闭上了眼睛。
光辉散去,哈利脑壳里都嗡嗡作响,耳边模糊地听见细微的什么声响,紧接着便是格林德沃惊怒沙哑地喊声:“——阿尔!”

救世主强行展开眼睛,被激烈的光芒刺的泪水都沁了出来,他茫然胡乱地搜刮了一圈,很快瞥见了紧闭着眼睛站在一边哆嗦着的德拉科,斯内普和伏地魔的身材都消逝不见了,不远处是正抱着邓布利多的金发黑魔王。

“传授!”他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

邓布利多从喉咙里收回近乎忍受地声响,他抓着接骨木魔杖的手从紫红绒袍中滑了出来。
格林德沃一把攥住他的手,匆忙将魔杖瞄准了对方,杖尖冒起了两次白光又暗淡了下去,“见鬼!”他低声诅咒道,哆嗦却维持根本冷静的在第三次终于将完好的白光消失在神色惨白的巫师的身材内。

“阿不思?”他嘶哑着问。
邓布利多闭着眼睛,呼吸短促,像是在忍受着什么。

“邓布利多传授!”哈利扑了过去,他半跪在阁下,低头手忙脚乱地着急问:“他——邓布利多传授怎样了?”

格林德沃眼光令人发寒地落在了他身上,下一秒就以闪电般的速率抽出魔杖瞄准了他。

“你想杀了我?”哈利绝不畏惧地与他对视,绿眼睛里有畏缩,却更多的是坚决。他握紧魔杖昂头对格林德沃说,“这便是你曾想做的?把他身边的统统都夺走,让他只属于你一团体?!”

德拉科惊慌地看着几乎胆小包天的救世主,格林德沃的周身风险动乱的似乎下一秒就要撕碎一切,魔力在氛围中躁动翻腾着,凝结在褐**杖的尖端上,悬挂着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落下。

金发的黑魔王发出了过于漫长的对视视野。
“不是你,”他说,“一忘皆空。”

差距过大的魔力程度让抵挡都成为奢望,哈利倒下去的同时德拉科跳了起来,他淡金色的头发乱七八糟的竖着,脸上没有半点血色。格林德沃转向他,随意的一招手,一股鼎力就拖拽着德拉科到了他眼前。
“你要干什么!邓布利多不会——!”
格林德沃不耐地掀了掀眉,湛蓝色的眼睛像尖刀一样绝不包涵地刺进不时试图挣扎地男孩脑壳里,很快后者影象就不受控制的浮了下去,他引以为豪的马尔福庄园……取到命定魔杖欣喜的那一刻……他有意间闯进马尔福藏书库的最里层……猎奇地掀开的陈旧藏书……

“原来云云。”格林德沃迟缓地启齿。
他发出眼光,看也不看继救世主之后软软摔在地上的小马尔福老师,没有半点踌躇地用魔杖在手臂上重重划了下去,紧接着举措飞快地蘸着血迹画着什么,邓布利多好像发觉到了血腥气,低声呻|吟了一声,却没能乐成展开眼睛。
衬衫被再一次的粗犷扯开,金发的巫师喃喃着什么,抬头将细长无力的手按在了邓布利多的胸膛上,后者含糊的皱眉,汗津津的额头被赤褐色的发丝黏住霸占了,神色惨白极了。

“阿不思,”格林德沃低声说,“你能听到我语言吗?”

阁下分发着新颖血液的法阵围绕着他们,他等候了一下子,终于末路怒地霸占了对方柔顺的颈侧,用力咬了下去,血腥气和急促闷哼声呈现的同时他稍稍前进了些。
“不论你同差别意……”他眼光在排泄血的中央停了一下子,更深层的光辉从中一闪而逝。“忍受一下子。”他说。

又一次迟缓的进入让邓布利多终于哆嗦着委曲展开了眼睛,灼热煎熬着他,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终于长久叹息着闭上了眼睛。
这种默许的态度显然让前魔王发觉到了,他在对方润滑柔软的肌肤上重复亲吻着,直到邓布利多在他身下收回不行抑制的细微声响,才重新喃喃起了什么。

陈旧到令人震颤的韵律反响撞击着用血液图绘的法阵,于此同时格林德沃尝到了他所熟习又生疏的暗中气味,他低头淡漠地伸出委曲止血的那只手臂,隔空蓦地按在了某个升起标记的边沿!
“赞同缔结,”他用拉丁语说,磨人地停下了讨取的举措,呼吸炙热,“阿尔,轮到你了。”

这种长久的进展连带着灼热的味道都停在了半空中,处罚性的欺压让邓布利多白费地挣扎着,在明晰发觉到他们之间随时会断裂的暗涌交换时,终于在猛烈喘气声中委曲反复了一遍。
“……赞同……缔结。”

他说这句话的统一秒柔和的光辉亮了起来,而他发抖着触摸到了**的魂魄,灿烂而令人猖獗的亮堂,吸引统统的同时带着消灭,不行顺从激烈引力让两个魂魄敏捷相撞,交融,却又泾渭清楚分发着各自的光荣。窒息的魂魄碰撞超越了穷尽想象的绮丽,极光般的工夫被极致的拉长流淌着,思想和情绪的碎片在其间迸发着,没有任何规避逃开的时机。

“左券建立。”格林德沃松了口吻,嘶哑着宣布,筋疲力尽的从对方体内退了出来。

邓布利多躺在被揉的乌七八糟的紫红绒袍上,还沉溺在方才的余韵中,半响才困难地伸脱手捉住魔杖挥舞了一下。突然间,衣物上的陈迹和褶皱都被展平了,并规行矩步的回到了他们身上。
“自始自终,盖勒特,”他嗓音哑的不可,“大概下次你可以选择更婉转的处理方案?”

格林德沃哼了一声,翻身抱住了他。
“再婉转你就该被她带走了,伪小人。”他将脑壳埋在对方受伤的颈侧,短促的气味逐步陡峭,“贪心永无尽头,她曾经拿到了该拿的工具,你的魂魄可不属于献祭范围内。”

“伏地魔并非志愿献祭,”邓布利多无法而疲倦地喃喃,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我会以为我们像巴米赛德。”

“别傻了,”格林德沃低声讽刺,“这曾经是一场大餐了。”

作者有话要说:
……OOC痛快
狗血小黄文,逻辑不!存!在!

第3章 第三章 惊吓
略显昏暗的房间洋溢着灰尘,周围的墙壁阴森沉的,墙角另有霉菌和深色的雀斑。这是一间狭窄的房间,外面挤满了人。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自己的观念,不代表本站态度,内容假如含有不安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络我们停止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主动搜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一切。假如您发明进犯了您版权,请联络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