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家教柯南同人]这个疯了的天下 风妖小冰

[家教柯南同人]这个疯了的天下 风妖小冰

工夫: 2012-09-16 18:12:07

全文:

这个踩去世一只蚂蚁都市有罪过感偶然废材的少年是站在黑手党顶真个教父?
这个整天装灵活心爱的奇异男孩是名侦探工藤新一?
这个穿着玄色西装吐槽的婴儿是天下上最强的杀手?
就连谁人爱哭的奶牛装小p孩都是黑手党中的杀手?
不是这个天下疯了便是我疯了,好了我晓得了肯定是这个天下疯了...肯定。

搜刮要害字:配角:沢田纲吉柯南 ┃ 主角:家教众柯南众 ┃ 别的:轻松耽美云纲

☆、第一章

  意大利彭格列总部,年老的彭格列领袖埋首于山高的文件中苦楚的抓着头。“啊啊…这都是什么啊!为什么狱寺会把伦敦的一座大桥给炸失啊?为什么年老会把彭格列的分部弄的像废墟一样啊?最紧张的是为什么云雀长辈你会把彭格列的人也咬杀了啊?究竟为什么啊?”
  黑手党中传播着的新任教父,冷漠、弱小、无情、杀人不见血……
  现在这个风闻的配角正趴在宏大的领袖桌上,无声的呻|吟,彭格列——没钱了啊。你们这些忘八,彭格列要是这么毁了初代肯定不会放过我的啊----
  门外参谋开门就看到好像有一团黑气覆盖着少年,列恩顺着主人的心意一颗子弹飞向少年。
  即便少年照旧稚嫩但是多年战役的经历照旧让纲吉第临时间做出了反响,偏过头,一颗子弹擦着耳际堕入死后的墙壁中,留下一个还冒着烟的黑洞。
  纲吉黑线,要不要每次都这么风险啊,早晚会去世在你手上啊~
  “哼,那是蠢纲你修行还不敷。”门外参谋桑坐在房间中的真皮沙发上,手抚着变回原样的列恩。
  忘了reborn有读心术了。纲吉在内心冷静吐槽。
  “再怎样说你也是黑手党的教父,不要摆出那种没长进的样子。“
  我才不想当黑手党~
  “什么?“有杀气。
  “没什么,reborn你听错了,我什么都没说,我不断都有仔细的看文件。“妈呀,会被reborn杀了的。
  抬头开端看文件,但在看到下一份的时分真实没忍住义愤填膺,固然有留意控制力度没有让这个簇新的红木桌有一点毁伤(曾经没有钱了啊……)。
  “怎样了?蠢纲。“
  纲吉欲哭无泪“reborn,财务部长这个月第五次请求辞职了啊,如许下去彭格列会停业的。”
  “行了,别摆出一副废材的样子,明天带了一团体来见你。”
  纲吉闻言低头,reborn会带人来?真是少见啊。
  黑手党中见过纲吉的人只要那些各人族的领袖,并且也恪守着黑手党的规矩,黑手党教父的材料包管绝不泄漏。至于那些风闻也只是众人的揣测。
  纲吉初听到时不由得黑线,但是reborn却很称心,或许也可以说这些谎言的传播reborn也出了一份力,如许也是在变相的维护纲吉。
  Reborn从不会带人来,岂非是哪个家属的boss?
  “不是,严厉来说连黑手党都不是。”
  “呃…”又用读心术啊……不外,不是黑手党?
  去往会客室的路上纲吉不断在想reborn带来的人会是什么样子,按reborn的性子,带来的人相对是个很奇异的人。
  纲吉站在会客室外做好了一切预备推开门,在看清屋内的人后神色有一瞬的不天然但立刻又规复了正常。没想到是一个这么正常的人啊(……),固然穿着玄色的西装但分明可以觉得到不属于黑手党这个天下,看起来像是一个优雅的名流。
  纲吉在看到谁人人时有些诧异,但屋内的人瞥见纲吉就不但只是诧异这种复杂的描述词可以描述的了。
  固然reborn让他事前做好面临教父的预备,但照旧被惊到了。本来依照本人的推测便是要见到一个身体魁梧满脸横肉杀气腾腾的大胡子的中年人或许靠近老年,对了,脸上有还要有一个刀疤,恩(摇头),完满的黑手党教父的抽象。
  但是谁能通知他面前目今这个棕发棕眸典范邻家男孩的少年是谁啊,别和我说是黑手党教父啊,我不信!
  假如如许的人是黑手党教父,那这个天下是疯了吗?
  纲吉看着面前目今这个近乎生硬的人,警惕的讯问“叨教是工藤优作老师吗?”
  工藤优作回神呆呆的回应“恩,是,叨教你是。”
  “你好,我是沢田纲吉,请多指教。”
  哦,沢田纲吉,恩恩。
  “什么?沢田纲吉?”那不是,reborn说的现任黑手党教父的名字吗?工藤优作表现很淡定,沢田纲吉=黑手党教父=面前目今这个男孩。好吧,工藤优作发扬本人做了一辈子侦探小说家的阅历敏捷岑寂上去……才怪啊,谁能岑寂的上去啊,天下观都要解体了啊~~
  这天下肯定疯了,天下闻名的侦探小说家下了如许一个结论。
  “别看蠢纲如许,但是真的是黑手党的教父哦。“reborn的声响忽然传出,然后就瞥见阁下墙壁上那副无价之宝的油画像门一样被人从外面翻开,reborn正坐在外面喝咖啡。
  纲吉曾经习气了,算了,这个总部你随意改革吧,只需别让这个屹立了百年的城堡倒了就行。
  Reborn跳到纲吉的肩上“不是另有事要通知蠢纲吗?这么忘形可不想你啊,大作家。“
  工藤优作委曲维持着礼节“工藤优作,很荣幸见到……教父大人。“
  纲吉挠挠头“什么教父啊,工藤老师是reborn的冤家,并且我也是晚辈,叫我纲吉就可以了。“
  “叫蠢纲也可以。“reborn适时插话。
  喂喂~~纲吉黑线。
  由于不是黑手党的晤面以是纲吉被没有穿那件彭格列boss的披风,只穿了一件玄色的西装,固然是reborn逼的,如今纲吉连一件休闲服都没有了。
  那种工具彭格列的boss怎样能穿呢——reborn语
  “那么究竟有什么事呢?“
  工藤优作定了定神“这次会费事教…纲吉也是由于真的没有方法了,是由于我的儿子。“
  “儿子?“
  “工藤新一,17岁,高中生侦探,就读于帝丹高中二年B班,人称‘平成年月的福尔摩斯’身高174cm,生日5月4日,行动禅,原形只要一个,住在东都门米花市2丁目21番地,喜好的人是两小无猜毛利兰。“
  纲吉黑线,为什么你会晓得的这么清晰啊
  。Reborn扶了下帽檐“嘛,作为黑手党搜集谍报但是很紧张的。“
  “另有他如今……“酿成了小孩子。一句话没说完就被reborn打断。
  “如今踪迹不明。“
  “诶?“工藤优作诧异,明显和reborn说了啊,如今酿成了小孩子了。为什么不通知他呢?不外如今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总之便是像reborn说的那样,由于这个,新逐个直在黑暗观察关于谁人黑衣构造的事变,但是再怎样说新一也照旧一个孩子面临谁人构造一定会有风险,由于晓得reborn也是这个天下的人以是就来请reborn帮助。“
  工藤优作从凳子上站起来冲着纲吉鞠了一躬“托付请肯定帮帮谁人孩子。“
  没等纲吉有什么举措reborn就曾经让工藤优作重新坐到凳子上了。“工藤和我也算是老冤家了,是我年老的时分看法的,是一个天下出名的小说家。“
  恩恩,就算你不说我也晓得这团体肯定纷歧般,以您老谁人不睬社会阶级比你低的人的性情,带来一个平凡人我才会感触奇异呢。
  Reborn转过头看着纲吉,这个天下第一杀手嘴角的愁容让纲吉的盗汗都要上去了,相对没有坏事,相对……
  “蠢纲,看在你近来这么辛劳的份上给你一个假期怎样样?“
  “假期?“reborn会这么好意?不合错误,一定没有那么复杂。
  “并且是长假哦,照旧回日本。“纲吉坚定了。
  “并且,时期的文件也可以交给我和保卫者处置。“
  持续坚定中——
  “那些天然灾祸的烂摊子也有人帮你拾掇,财务部长也不会辞职。“
  “……”
  “带薪。”持续下猛料。
  “……”
  “我记得云雀仿佛是快返来了。”
  “行。“没有一丝犹疑,如今最惧怕瞥见的便是云雀长辈了啊,话说为什么之前要向我……向我广告啊魂淡~~吓得我差点找不到回彭格列的路了啊~后果走到其他家属的门口差点被以为黑手党教父要趁黑掠夺啊……
  以是能临时不瞥见云雀长辈才是最紧张的啊,纲吉才不会供认他实在很等待假期呢。
  “只是,假期中你要找到工藤新一并维护他。”
  “呃,可以。“这个照旧很轻松的。
  “还要找出谁人构造。“
  “恩,这是固然的。“
  但是……怎样说呢,彭格列的超直感通知纲吉,事变并没有那么复杂。
  小戏院:
  工藤优作:为什么不把事变都通知纲吉呢?
  Reborn:(品茗中)嘛,如许才风趣啊,也不克不及白白给蠢纲一个假期啊。
  工藤优作:reborn你黑了……
  Reborn看动手中门外参谋的文件,这也是一个义务吧,蠢纲。
  作者有话要说:  手痒新开文......不断想写一个关于家教的同人近来又再看柯南以是就放在一同了,由于柯南看的不是很全以是有的中央能够有些差别,米娜桑就不要粗心的漠视吧~新文求点击求批评求珍藏啊......


☆、第二章

  第二天,纲吉坐在彭格列的领袖公用飞机上看动手中的文件,是转学的文件。
  一天就弄好了,不是彭格列太凶猛便是reborn早有预谋。沢田纲吉不由得吐槽。
  “帝丹高中二年B班和帝丹小学一年B班。”
  “纲,蓝波大人要吃糖。”一个穿着奶牛衬衫的小孩站在纲吉眼前伸动手,统统一个少爷的摸样。
  纲吉从衣服的口袋里拿出糖纯熟的去失糖纸递到蓝波嘴里。“蓝波,不要吃这么多的糖啊。”固然这么说但没有一次不给他。在彭格列的两年纲吉曾经完全晋级为蓝波的保父了。固然养成的蓝波的大少爷性情但是只需是纲吉说的蓝波都市听,以是reborn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 —— —— ——
  蓝波常常发小孩子性情,彭格列的人都曾经习气了,但又一次蓝波是真的发怒了,在一次领袖集会上差点炸了一个同盟家属的领袖。
  只由于他说的话。
  “要如许连毛都没长齐的小鬼当彭格列的boss,黑手党教父,哈,真是笑去世人了。“
  “彭格列没人了吗?“
  “我看他啊照旧回家找妈妈去吧。“
  事先的集会上,首座的纲吉听的清清晰楚但是照旧坚持着愁容。曾经有充足的醒悟承当彭格列并改动彭格列。统统的非议,纲吉都有决计改动它们。
  并且纲吉还在竭力压制着阁下立刻就要迸发的岚守,但是谁都没想到谁人站在最初面的年事最小的雷守拿出炸弹就扔到谁人boss身边,场面一下子杂乱,就连reborn也没想到。
  照旧纲吉开始回过神抱着简直猖獗的雷守只管即便抚慰着他。
  “忘八,禁绝你说纲的好话,蓝波大人要杀了你。“
  那一刻的蓝波真的像一壁盾牌,维护着纲吉维护着彭格列。
  —— —— —— ——
  彭格列的人都晓得教父大人随身必带的四件物品,手套,暮气丸,彭格列大空的戒指,另有便是给雷守蓝波的糖果。
  纲吉将蓝波抱在怀里从他的爆炸头里拿出n多件关于正常小先生来说不正常的工具,充公十年火箭筒一个,手榴弹n个,手枪一把。
  “蓝波,到小学肯定要听话啊。对了,也不克不及说本人是杀手哦。“
  “但是蓝波大人便是杀手。纲,你是笨伯吗?“
  “……总之这是游戏哦,不克不及表露本人的身份不然就算输,怎样样?要不要玩?“
  “好啊,好啊,蓝波大人肯定会赢的。“
  “另有哦,不要说关于彭格列和黑手党的任何事……否则reborn会把你关到门外参谋的牢房里的。”
  纲吉将雷守的戒指细心的挂在蓝波的脖子上,对蓝波温顺的笑“晓得了吗。”
  “知…晓得了。”最恐惧的不是reborn的牢房而是你这种【温顺】的笑啊。另有为什么不是疑问句而是一定句啊?
  纲吉又放了一颗糖在蓝波的嘴里就势抱着蓝波。
  蓝波倚在纲吉的怀里未几时就睡着了,纲吉看着熟睡的蓝波,揉了揉他的头。照旧个孩子啊。
  意大利的黑手党都晓得,教父大人最溺爱的便是年幼的雷守。雷守不断随着教父留在西西里的总部中,就算在战役时也从不分开教父的身边。即便彭格列的云受是最强的保卫者,但在黑手党中排名最不克不及招惹的彭格列保卫者倒是雷守蓝波。
  Reborn已经说过“再如许下去,他会成为你的缺点的,你晓得这是何等风险的事吗?”
  “我晓得,但是蓝波照旧一个孩子啊,就算他生在一个黑手党的家属但是我也不想让他在这个年岁就打仗那些暗中。”
  “你能护这他一世吗?”
  “我不会护着他一世的,这是单纯的想给他一个童年罢了。”
  — — — — — — — — — — — — — — — — — — —
  帝丹高中二年B班
  “呐,小兰,听说明天我们班会来一个转先生哦,是从外洋返来的呢?”铃木园子拉着挚友毛利兰,高兴的心情让兰有些晃眼。
  “哦…”
  “什么‘哦’啊,兰你太淡漠了啊。”
  “却是园子你干嘛那么高兴啊。”
  “我有预见哦。”园子又规复成那副高兴的心情“明天来的肯定是个帅哥。”
  “啊~如许啊。”算了让她去吧。
  定时响起的上课铃声终于让园子坐在座位上但也让她愈加高兴了。
  讲台上的教师照旧是稳定的温暖的愁容“明天上课前要给各人引见一个新同窗,沢田同窗出去吧。”
  话音刚落就瞥见一个棕发棕眸的男生走进班级,暖和容纳的笑,白净的皮肤和风雅的面庞一霎时吸引了一切人的眼光,就连对这些事一直不甚在意的毛利兰也不由感慨的确是一个很帅气的人。阁下的铃木园子就更不必说了,眼睛曾经发光了。
  浑然天成的气场就算不语言也足以成为一切人的核心。
  “各人好,我是沢田纲吉,当前请各人多多指教。”抬首,完满的愁容再次惹起一片尖叫。
  众人眼中处变不惊礼节殷勤的沢田纲吉实在曾经告急的冒汗了。
  嘛…这也算是一种职业病吧,终究reborn用枪抵着我练了一月啊。每次纲吉都想对那些面露崇敬之色的称誉彭格列年老领袖心胸非凡的人大吼“这都是假象啊!”
  但是每次真正要举动之前脑海中都市显现出本人的了局,后果便是……照旧算了吧。肯定会被reborn炸裂极限咬杀循环的啊~
  与此同时的帝丹小学一年B班
  “这位是新来的小冤家,各人要照顾新同窗哦。蓝波同窗先作自我引见吧。”
  7岁的蓝波站在讲台上“蓝波大人叫蓝波,往年7岁,是波维…没什么。”蓝波在内心吐舌头,差点就说出来了。
  下课后步美发扬她灵活的天性“蓝波是从那边转过去的呢?”
  “蓝波大人是从意大利来的。”
  “诶~真的,好帅啊。”*3(步美,元太,光彦)
  柯南在前面睁着半月眼,喂喂~
  不外,意大利的话仿佛不是一个战争的中央啊。并且,柯南看着被三人围在两头的蓝波,这个小孩给柯南一种纷歧样的觉得。
  “期艾~蓝波也参加我们少年侦探团吧,很好玩的。”步美自始自终的收回约请。
  “少年侦探团?那是什么?”
  “便是侦探哦,处置案件,很帅的,蓝波也和我们一同吧。”
  侦探?但是蓝波大人是杀手啊,不可不可,纲说要和同窗好好相处。
  “好吧,蓝波大人容许你了。”
  作者有话要说:  恩,由于我看漫画看的很乱(实在是由于没耐烦把那些字一点点看完啦)以是会以动画版今后推两年为准,彭格列的戒指也是动画版最初的样子,这里沢田纲吉17岁,蓝波7岁。


☆、第三章

  帝丹高中二年B班的课堂里。
  铃木园子拉着兰和纲吉语言“沢田同窗真的是从外洋转来的吗?”
  “恩,是意大利。”
  “诶~但是沢田同窗的日语说的很好啊。”
  “哦,实在我这天自己啦,不断在日本长大两年前才去的意大利。”
  “诶~真的?”园子和兰都有些不信,那样风雅深奥的面容和少见的棕发棕眸居然这天自己吗?
  “哈哈…”纲吉挠挠头有些欠好意思”实在是有一点意大利的血缘啦。“要否则也不会当选成彭格列的十代目。
  “怪不得。“
  “这次返来是要在日本定居吗?“铃木园子照旧勤学不辍的讯问面前目今帅哥的谍报。
  “不是哦,也只是临时罢了,过一段工夫照旧会回意大利的。“纲吉的眼神有一瞬的伤感,当前都要在意大利了啊……
  毛利兰留意到纲吉心情的变革,以为是由于园子问的太多了,偷偷拽了拽园子的衣角表示她不要再问了。
  纲吉异样没有漏过兰的小举措,轻笑,还真是温顺的人啊,和陈诉上的一样。工藤新一的两小无猜…吗?
  不外园子那种大意的性情是不会在意的啦,“那纲吉如今是住在那边呢?“
  “呃…是米花町二丁目21番地。由于是家人代租的屋子以是如今还不晓得要怎样走。“啊…reborn特地交接临时和睦彭格列日天职部有联络啊。你马马虎虎给我一个地点要我怎样去啊。
  “诶?是哪个中央吗?”
  看着显露难以想象的心情的两人,纲吉有些不解“怎样了吗?这个中央?”
  “叨教…”
  “真的是这个地点没错吗?”
  固然不解但纲吉照旧拿脱手机再一次确认,清清晰楚看了n多遍而且给眼前两个女生也看过确认。
  “这个中央究竟?”话说不会是鬼屋吧,为什么心情这么纠结啊~
  谁人方才不断和纲吉语言的女生答复了纲吉的题目“这个是她老公的家啦,不晓得为什么……”
  “什么啊,园子你不要胡说啊。”纲吉清晰的看到谁人叫毛利兰的女生绯红的面颊,突然想起一件事。
  “是不是谁人著名的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
  “恩,不外为什么会把家卖失呢?”
  “那么毛利同窗如今能联络到他吗?”
  “固然有德律风联络但是晤面很少啦,沢田同窗有什么事吗?”
  “啊哈哈……没什么?”
  “既然如许的话沢田君和我们一同走吧。“
  “真的?太好了。多谢你了毛利同窗另有铃木同窗。“恐怕是reborn成心的吧。一定是成心的。
  “另有假如不介怀的话可以叫我纲吉哦。“
  “好啊,那纲吉也可以叫我园子,这是兰。“
  走了一段工夫后纲吉突然想到一件事,有些为难的转头“谁人,我忽然间想到我还要去接和我一同返来的弟弟,能够要先去一次帝丹小学。“
  “纲吉是和弟弟一同返来的吗?那恰好,我家也有一个孩子在帝丹小学上学,纲吉的弟弟多大了呢?“
  “7岁。“
  “那恰好和柯南一样呢,说不定是一班呢。“
  “那就太好……“一句话没说完就被蓝波的声响打断”纲,你好慢啊。“
  纲吉惊讶的低头就瞥见蓝波和一群孩子就站在本人不远处。
  “纲,蓝波大人要吃糖。“纲吉顺势接过跑过去的蓝波,纯熟的喂他一颗糖后看向那些和蓝波一同的孩子。
  “是你们送蓝波来的吗?真是谢谢了。“眼光扫过站在前面的一个戴眼镜的男孩时超直感通知他,这个孩子相对不复杂,并且仿佛在那边见过的觉得。
  另有谁人茶色头发的女孩,身上的气味异样不复杂。
  “对了,纲吉君假如要回家的话可以和小哀一同,小哀住的中央和新一的屋子很近呢。”小兰指着灰原和纲吉说道。
  一旁的柯南敏感的捉住小兰说的要害词“期艾~小兰姐姐,你方才说新一哥哥的屋子是怎样回事。”
  “啊,是如许,纲吉君如今住的屋子便是新一的谁人,真是的,不晓得为什么把屋子转出去了。这么大的事也没有和我说。真搞不懂新逐个天在想什么。”
  柯南在一旁听的全是震惊,怎样回事?为什么会住到我的屋子里并且我还不晓得?这团体究竟是谁?
  “期艾~年老哥是买下了谁人屋子吗?”
  纲吉抬头看着这个总给他一种违和感的男孩“实在我也不晓得呢,是家里的人帮我办的。”
  柯南低下头,镜片反射着光辉。这团体身上的气味不想是一个平凡的高中生。
  岂非?柯南想到一种能够惊出一身盗汗。
  岂非是谁人构造里的人?
  抬眼看着谁人棕发的少年,身上没有一点暗中的气味,笑起来就想是阳光普通。大概也像天空一样。
  天空?柯南诧异于这个忽然冒出的词汇,为什么会想到用这个词来描述这个少年。
  正在考虑的柯南被一个撞击声打断,一抬眼就瞥见谁人少年倒在地上,看谁人姿态,柯南心情有一瞬的瘫痪。
  很分明便是左脚绊右脚了嘛,话说这么大人了还会以这种方法跌倒,他是废材吗?(柯南君,你原形了…)
  “啊哈哈…没事,真的没事。”纲吉为难的站起来,没想到会在回日本的第一天就将这么废材的一壁显露来,幸亏reborn不在身边,要否则…想到这,纲吉不由得擦了下额头上本就没有的虚汗。
  不经意间对上柯南探求的眼光,有些微愣但霎时又规复如常。超直感在提示着他这个孩子的异常,但却不晓得是那边不正常。
  一起上纲吉的废材因子超迸发,跌跌撞撞终于回抵家的时分纲吉曾经筋疲力尽了,并且不晓得为什么最初一切人都和他一同返来了。
  搬来第一天就要欢迎这么多主人,纲吉表现压力很大。
  作者有话要说:  话说我真的是想写轻松向的,但是为什么啊?为什么以为越来越正剧了啊~~我要轻松啊轻松~


☆、第四章

    ……
  缄默……
  种种缄默……
  一切人都站在门前诡异的缄默着,实在次要是由于瞥见了纲吉一脸繁重凝重的心情不晓得作何反响。
  话说,不便是开个门回个家吗,怎样觉得像是上战场一样,用不必这么严峻啊。你都这个心情,那我们该怎样办啊?
  实在纲吉也不想站在这啊。
  但是,历来没有错过的超直感明显白白的通知纲吉,相对不会想瞥见外面的,相对……两年的黑手党生存后纲吉对彭格列超直感的信托水平可以说比天高比海深,每天都把它当气候预告用的说。
  但是,纲吉轻轻前进一步,也不可,也不克不及分开不然结果肯定很严峻。
  正所谓前有狼后有虎……
  拼了,盯着死后众人激烈的眼光,纲吉终于下定决计拧动了谁人曾经沾上手心的汗渍的门把手,推开门。
  瞥见了屋内的样子后,假如其别人的心情可以用诧异来描述的话,那纲吉的心情就能用惊慌来描述了。
  不论是谁人,众人都靠近石化的形态了。
  ……
  “公海赌船了吗?这是意大利吗?岂非说我往日本的事都是我的梦吗?谁能通知我这和彭格列总部一样的装潢作风是怎样一回事啊?扫除面积的题目这不便是一个迷你的彭格列总部吗?”— —by纲吉。
  “喂喂~~,这是我的家没错吧,固然不晓得你们为什么会住到我家,但是为什么要把我家改革成这种陈旧的欧式的作风啊,这究竟是为什么啊?”— —by柯南。
  “什么时分新一的家酿成这个样子了?原来新一喜好这种作风的吗?”— —by兰。
  “哇~~没想到工藤那家伙的家变的这么美观啊!”— —by园子。
  “……什么时分?这么大的工程不行能没发觉。话说,还真是恶兴趣。”— —by灰原哀。
  “哇~好美丽的家哦,好帅啊。”— —by少年侦探团。
  “恩,糖真好吃。”— —by蓝波。
  以上为石化的众人的心思运动,好吧,华美丽的无视蓝波吧,这种工具对我们的蓝波大人是没有效的,说不定只要放座‘糖山’在他眼前,他才会石化。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自己的观念,不代表本站态度,内容假如含有不安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络我们停止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主动搜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一切。假如您发明进犯了您版权,请联络我们删除。